巴拉根仓捉弄伪善的官吏:县太爷落网【必发娱

县太爷去偷莫尔根勃的供品,虽然受了惊吓,吃了不少苦头,但还是把金银首饰弄到手,也觉得巴拉根仓是个机灵能干的人。他贪心不足,回来后又盘算起如何偷张员外的珍宝如意的事。他正在琢磨对策时,发生了一件事。 张员外老两口虽说是很有钱,可就是身边没有传继祖业的男儿,只有一个独生女。离县城西南六七里远,有个王家庄。王家庄住着个王员外,他有个独生子。几年前,张员外和王员外两家就谈定了婚事。可事情很不凑巧,这年春天,王员外得暴病去世。过了百天,儿子继承了父亲的员外郎的家业后,决定就在这个月成亲。 对于张、王两家来说,这门亲事非同一般,两家自然不惜一切准备婚事。尤其是张员外,陪女儿的嫁妆,不说田地、牲畜、金银财宝和服饰有多少,就连祖传的如意也决定给女儿陪嫁。 贪财的县官听了这消息喜出望外,心想:趁着办婚事的时候人多手杂,可以混水摸鱼,偷取如意。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能错过。于是,县官把巴拉根仓找来商量对策。县官说:“兄弟,如果把如意弄到手,你我二人就能享一辈子福啊!” 巴拉根仓心里想:县太爷认我做义弟,是想发财呀!于是,他满口答应:“行,我想办法把如意偷来。不过,王家庄我没有去过,再说要偷这么贵重的宝物,我一个人也不行,得有个帮手。” “那么……”县太爷想到上次盗供品时的情景,“我给你找一个熟悉王员外家情况的人,跟你去。” “不,不行啊!”巴拉根仓说,“你想想,你是县官呀!干这种事情,只有你我知道,再扯进个人进来,万一事情败露,对你不利呀!再说,银白眼红,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哪!等偷来了那个无价之宝后,你派去的那个人见财起了歹心,你我不但空忙一场不算,说不定还要吃官司呢!我看这事不能用外人,就得你我同去才行。” 听了巴拉根仓的话,县太爷心里犯了难:去吧,怕被人抓住;不去吧,巴拉根仓说得有理。想来想去,没有别的出路,他就说:“贤弟,我可以跟你一块儿去,不过有句话说明白,事后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你可不能把我扯进去。你要是发誓,咱俩一齐去。” “好啊!”巴拉根仓听了县太爷的话,气得肺子都要炸了,心想:我先答应了他再说。于是,他冲着寒剑利刃发誓:“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一个人承担,绝对不牵连哥哥!”|<<<<<123456>>>>>|

从前,有个白音特别喜欢狗。他家养的狗少说也有几十条,而且种类俱全,什么品种都有,打猎的细腰狗啦,护畜群的狼狗呀,身边做伴的狮子狗,守浩特的花白狗……他喜欢狗远近出了名,因此,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敖海吐 。 这个白音秉性很坏。他看见路过他家门口的人不顺眼,就放出狗来咬,不知有多少放牧穷人,从远方来找牲畜的人被他家的狗咬伤。四乡的百姓吃够敖海吐白音家狗的苦头,都想报复解解恨,可是无计可施。 一天,走南闯北的巴拉根仓偏巧来到这里。人们一见他,高兴极了,个个争着向他诉说起敖海吐白音用狗坑害人的事。有人提议,大家一起去打死敖海吐白音家的恶狗群。 巴拉根仓听后,摇摇头说:“使不得,要知道他是个有权有势的白音,我们得想个稳妥的法子才行。” 一听巴拉根仓也想治一治敖海吐白音,大伙马上振奋起来,问他: “你看怎么办?” “有什么好办法?” “我们叫敖海吐白音自己动手杀掉他的狗。”巴拉根仓想了想,满有把握地说。 “世上哪有自己杀掉心爱物的白音,这不可能。”顿时,人们像泄了气的皮球,个个垂头丧气。 “别急嘛!你们只要给我借来十匹骏马,我一定能让敖海吐白音杀掉他的狗。” 人们见巴拉根仓说得很有把握,抱着不妨试试看的态度,就在当天晚上借来十匹骏马,把它们交给了巴拉根仓。 “请乡亲们等着吧!不出五天就会有好消息。”巴拉根仓边说边牵着马走了。 第二天,巴拉根仓配好鞍子,骑上其中一匹最好的马,牵着另外九匹,故意从敖海吐白音家门口经过。 敖海吐白音一看,大怒道:“谁这样放肆,竟敢骑着马从我门口过!”说着,他命令手下人把细腰狗、花白狗、狼狗和狮子狗全放开。这一大群咬惯人的狗一见骑马的人,一窝蜂似的围上去,龇牙咧嘴地叫开了。 巴拉根仓在马上一边用藤鞭子抽打狗,一边大声喊道:“快看狗!我是来告诉您好消息的!” 站在门口看热闹的敖海吐白音一听有好消息,马上叫用人拉开狗,把巴拉根仓叫来,问道:“有什么好消息?” “听说您是个有名的马贩子,很会相马,请您给我相一相这十匹马好吗?” 敖海吐白音到巴拉根仓的马跟前,左看看,右瞅瞅,个个胸脯宽阔,脊背滚圆,膘肥体壮,确实是好马。白音越看越眼红,心想:这穷小子从哪里弄到这么多好马?他问:“巴拉根仓,这都是你的马吗?” “当然啦,您不相信?” “哪里,哪里,我是问你怎么弄到这些马的。” “噢!原来您是问这个呀!俗话说:‘遇灾遭殃,走运享福。’前天我真的走了红运。”巴拉根仓说。 “什么红运?”白音紧紧追问不放。 “是这样,前天我进城,碰到了收狗皮的贩子,他用一匹马换一张狗皮。当时我正好有十张狗皮,就换了这十匹马。” “你别撒谎了,我看世上没有这样的傻瓜……” “是啊!当时连我也没有想到。前些日子,我的狗吃了一块骨头噎死了。我把皮子剥下来,进城想换几碗盐吃。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碰上个从内地来的收狗皮的贩子,他竟用一匹马换取了我的一张狗皮。” “那九匹马又怎么来的?” “我一看有利可图,立刻返回家来,把全浩特的狗都杀掉,剥下皮子,背着皮子进了城,找见那个内地贩子,换了九匹马。您说这不是走运,是什么?” “真有这么便宜的事?”白音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些马,将信将疑地问他。 巴拉根仓见敖海吐白音有些动心了,便说:“信不信由您。听说,那收狗皮的贩子很快就要走了。白音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说完,他不慌不忙地骑上马加鞭飞驰而去。|<<<<<123>>>>>|



本文由必发娱乐官网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巴拉根仓捉弄伪善的官吏:县太爷落网【必发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