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场上中国人民志愿军最致命的败战

抗美援朝后,彭德怀多年后也在《彭德怀自述》中写道,还有60军之一个师,在转移时部署不周,遭敌机和机械化兵团包围袭击,损失3000人,并将第五次战役列为自己平生四大备战之一。对自己在战役指挥上的失误作了自我批评,彭德怀虽然是毛泽东口中横刀立马的彭大将军,性格刚直,战场上勇猛果断,处变不惊,但他本人也曾承认,在他戎马生涯中有四次败仗。红军时期赣州战役,百团大战中的关家垴战斗,解放战争时期的西府陇东战役和朝鲜战争中的第五次战役。

图片 1

图片 2

180师是我军建军历史以来,与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中红34师并列的唯一被成建制失利的两个特例,据军事科学院资料表明,此役180师被俘近7000余人。约占整个志愿军战俘总数的近70%。

对60军的失利,时任三兵团参谋长王蕴瑞就曾说,我们兵团在这次战役执行中的指挥上,有一连串的严重错误。第一阶段用兵过多,由于部队拥挤,造成战场混乱增大伤亡第二阶段错误更是严重。违背志愿军司令部命令,擅自将60军主力181师、179师由春川西叫道春川东北地区使用。正面助攻力量过于薄弱,这是一错,60军主力虽以宗教人可机动使用,或用于正面补救的,但是又迅速在韩西地区投入战斗,这是二错。

图片 3

上个世纪60年代初,我应征入伍,被编到陆军第一八O师步兵第五三九团服现役。我们一八O师,也跟人民解放军其他部队一样,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部队,在战争年代,以能征善战而为人所称道。其前身是由山西几支地方武装于1947年升级、合编的晋冀鲁豫军区野战兵团的第二十四旅。1949年2月全军统一番号时,改称为第一八O师,归第十八兵团第六十军建制。在解放战争时期,一八O师在运城、临汾战役中,因善于攻城而闻名全军。在全国解放战争战略追击阶段,该师挺进西北、挥师入川,为人民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1954年,一八O师从朝鲜撤回国后驻扎在安徽蚌埠。1964年底,一八O师番号被取消。

即使如此,还有39军两个师在春川以东地区,尚可补救,但是过早的在20日将该军撤走,这样就造成一大空隙,为敌所乘,同时180师也因此而更加凸出和孤立,这个缺口是一而再,再而三,一连串错误所铸成的,造成以上的原因是爱面子的虚荣心。想打好出国第一仗,把国内战争的老办法,机械的搬到朝鲜战场上来,特别强调以强大的突击力量投入战斗,同时把强大的突击力量认为是人为,不把战斗技术,特别是火力包括在内,事实上成了蜂拥而上的人海战术,造成了部队军人的伤亡。

入伍后,常听一些老兵讲,我们一八O师在朝鲜战场上败得很惨,连师政委都成了美军的俘虏,番号差点被撤销。自小就对党史、军史有浓厚兴趣的我,很想弄清楚一八O师朝鲜战场遭受重创的内情,便在以后几年的服役中,凡有机会单独与四川籍的连级干部、山西籍营团级干部相处时,总千方百计地请他们谈入朝作战的事。可他们总是绕过他们曾亲自参加过的入朝作战之初的第五次战役,让我不得要领。究其原因,大概是不想谈及曾被人认为是"耻辱"的往事吧。

图片 4

历史到了80年代,一些事件终于获得了解密,有关一八O师朝鲜战场受挫的文章常见诸书刊,我仔细阅读,并作了认真研究,终于弄清了一八O师朝鲜战场受重创的内情。

很多人都很讳言失败,但是从失败中总结出的经验是付出了比胜利更惨痛的代价,肯定更为深刻,也更有价值,就以180师来说,经过补充和整顿以一雪前耻的哀兵之志,在1953年夏季反击战中打了一个漂亮翻身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1950年,正当一八O师兼眉山军分区在川西剿匪,并响应第十八兵团政治部主任、川北区党委书记、川北区行署主任、川北军区政治委员胡耀邦的号召,安定军心,在四川扎根,进行和平建设的时候,国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战局的发展使朝鲜境内的战火很快蔓延到鸭绿江边。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数十万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了鸭绿江。

一八O师于1951年春节前奉命开到河北沧县泊头镇集结整训,同年3月17日跨过鸭绿江入朝参战,随所属的第六十军被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战斗序列。

鸭绿江南岸所有的村镇,在美国飞机狂轰滥炸下都成了断壁残垣,一片瓦砾。部队要在14天内走完700多公里,向志愿军司令部指定的位置伊川开进,战士负荷平均25公斤,牲口负重在100-150公斤。为了防空,部队只能夜行晓宿。时值冬末春初,冰雪融化,又逢绵绵春雨,道路泥泞,实在难走。在行军沿途,因为没有一座完整的民房,部队只得在凄风苦雨的树林里宿营。全师官兵没有一人叫苦。战士们提出,只要有两条腿,别说下雨,就是下刀子也要按时赶到三八线。经过十几个夜行军,部队终于按期在4月10日到达伊川,10天之后便投入了第五次战役。

为了夺回战场主动权,防止敌人乘我疲劳再次越过三八线及组织新的登陆阴谋,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决定发动一次大规模战役反击。

1951年4月22日,星期天。黄昏时分,在三八线附近的西起开城、东至鳞蹄的数百里地段上,志愿军万炮齐轰敌阵,打响了第五次战役。中朝联军的15个军在宽大的正面战线上,同时向“联合国军”的防御纵深发起突然而猛烈的进攻。一时间,炮弹如火龙飞窜,步兵似洪水决堤汹涌着向前涌动。

西线左翼:宋时轮、陶勇指挥的五个军一举突破敌人防御阵地,前进30公里,突击到三八线以南地区,完成了战役分割任务。

本文由必发娱乐官网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朝鲜战场上中国人民志愿军最致命的败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