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野虎将周希汉,解放战争中共毙俘国民党将级

解放战争时期,周希汉任晋冀鲁豫军区第四纵队十旅旅长,第二野战军十三军军长。参加了同蒲、临浮、晋东南亚、汾孝、络阳、豫东、挺进中原、淮海、渡江、解放大西南等一系列战斗、战役.

据统计,在解放战争中,周希汉直接指挥部队共毙俘国民党将级军官64名。其中,活捉敌中将7名,他们是“天下第一旅“旅长黄正诚、整编第15师师长武庭麟、副师长姚北辰,伪青年206师师长 邱行湘 、副师长符绍基,粤桂边“剿总“总司令喻英才,国民党第8兵团司令唐尧。击毙敌中将2名,即14军军长 熊绶春 、42师师长石建中。毙俘敌少将55名,他们是:“天下第一旅“副旅长戴涛、1团团长刘玉树、整编第15师副师长杨天民、5兵团参谋长李英才、8兵团参谋长马岳骏、8兵团第8军军长曹天戈、14军副军长谷炳奎,阎锡山第4纵队司令张荣汛等等。至于毙俘敌校尉军官及其匪兵,更是数不胜数。

图片 1

徐向前力保周希汉

周希汉是1927年黄麻起义才参加革命的,按理说资历并不老。但是他就敢当面顶撞当时他的大上级徐向前元帅。

1930年,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副军长兼第1师师长的徐向前第一次见到周希汉,说:“长得单薄些。”

周希汉当场顶回去:“将在谋而不在勇,关云长身材高大,不也打败吗?诸葛亮、庞世元长得如何?不也打胜战吗?”

徐帅不愧是徐帅,根本不在意周希汉顶撞他,反而开始欣赏周希汉了。后来不久,有人举报周希汉成分有问题,要把他遣送回老家,还是徐帅爱惜人才,把周希汉调到身边做书记员。好险,周将军差一点就变成周农夫了。

1932年张国焘乱指挥害得四方面军吃了几个败仗,那时张国焘气焰很高,别人都不敢说,周希汉可不管这些,仗没打好就是没打好,不但公开批评张国焘没打好,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这下了不得,捅了马蜂窝,张国焘知道后找了一个借口就要杀他,最后还是徐帅好说歹说才保住了周希汉。

蒋介石嘉奖战士每人一枚银元

在抗战时期,周希汉的手下有一支部队——16团,16团勇猛顽强,一打仗就嗷嗷叫。周希汉很喜爱这个团,只要有作战任务,就领着16团行动;而16团这群“虎崽”有周希汉这样智勇双全的“大老虎”率领着,自然一打仗就胜利。

1939年7月初,周希汉带着16团夜袭黄挂,一仗毙伤日军官兵百余人,缴获机枪3挺,步枪30余支,电报密码一本,不仅受到八路军总部的嘉奖,连南京的蒋介石也发来电令,并奖给八路军将士们每人一枚银元,乐得战士们哈哈哈地笑了好几个月。

而且这一仗过后,周希汉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锋,太岳区很快就流传起了与周将军有关的歌谣:小日本,你听清,太岳山上有陈赓。小日本,你别捣蛋,让你碰上周希汉。

图片 2

刘伯承称赞:“这下是赵子龙来了”

百团大战第一阶段发起后,日军出动精锐部队报复,直扑卷屿沟。八路军前指和中共中央北方局首脑机关正撤至卷屿沟,他们仅有一警卫营掩护,情况万分危急。第十六团于羊儿岭与敌激战半小时,主阵地失守。刘伯承正愁手边无兵可调,忽闻周希汉率部赶至羊儿岭,与日军接火。刘伯承舒了口气说:“好了,这下是赵子龙来了。”

周希汉率部勇夺羊儿岭,阻击日军至黑夜。

陈谢大军挺进豫西时,周希汉随先锋第二十九团先行南渡黄河。偷渡得手上岸后,周希汉命令二十九团团长吴效闵(后为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夺取敌石头山阵地。吴效闵高举冲锋枪大声回答:“放心吧,旅长!拿不下石头山,我提头来见!”周希汉也提起冲锋枪,大声喝道:“不行!老子要你提国军的头来见我!”数小时后,吴效闵攻克石头山,押大批俘虏来报到。

有记者当时就在现场说:“真是关云长温酒斩华雄啊!”

1947年冬,周希汉率部脱离主力攻打郏县。

原预计郏县守敌为民团,战斗打响后,方弄清守敌为国军正规部队。城克将半,有情报到,国军第十五师师长武庭麟率该师师部及六十四旅等5000余人进至郏县增援,同时国军整编第三师师长李铁军率部出洛阳救援。指挥所哗然,多数人主张撤。周希汉一拍桌子,说:打!主攻前,他下了一道特别命令:“开饭,主攻部队必须喝上热汤。”

一仗下来全胜,生俘国军武庭麟等两名中将,前委电报说这是“中原我军机动歼敌的典型范例”。

图片 3

消灭“天下第一旅”

1946年9月22日,国民党军第27旅和第167旅被晋冀鲁豫野战军包围在 浮山一带。胡宗南立刻命令其号称“天下第一旅“的第1军第1旅前往救援,正中解放军“围点打援“之计。担任打援主要任务的是周希汉的第10旅。

国民党军第1旅前卫第2团刚到官雀村,就被陈赓兵团的第11旅包围。第1旅旅长黄正诚恼羞成怒,率领其第1团杀奔过来。在陈堰一带,被周希汉的第10旅第30团迎头拦住。黄正诚发动几次攻击,均被周希汉打垮。

双方激战到天黑,黄正诚被迫将部队撤进陈堰。周希汉立刻抓住战机,指挥其28、29、30团利用黑夜将敌人团团围住。经过一夜战斗,黄正诚的“天下第一旅“彻底被消灭。

国民党军整编第一师第一旅,装备精良,能征善战,号称“天下第一旅“。旅长黄正诚,曾留学国外,授中将军衔。

天下第一旅被歼灭,轰动了朝野。刘伯承于晋冀鲁豫军区干部会上曰:“同蒲方面打得很好!中央夸奖说'这一仗出乎意料之外'“。

1946年9月26日,延安的《解放日报》发表了题为《向太岳纵队致敬》的社论。社论曰,此役“与中原部队的胜利突围、苏中南下的七战七捷,陇海路与晋冀豫歼灭蒋军同为光辉胜利。对于粉碎蒋介石进攻、争取国内和平民主,有其不可磨灭的功绩。我们欢欣庆祝之余,特向太岳纵队全体指战员致以崇高的敬礼!“

打垮黄维

杨围子,是双堆集东南最后一个据点,拿下杨围子,解放军军就可以直捣双堆集黄维兵团部了。

驻守场围子的是蒋军14军军部和所属第10师、第85师残部。14军是蒋介石嫡系部队,装备好,战斗力也较强。但在解放军的猛烈打击下,14军已丧失斗志,所据守的几个村庄,都一一被解放军攻占。最后,只剩下杨围子军部所在地了。

随着包围圈日渐缩小,14军军长熊绶春焦急万分,眼看着露天工事里躺满了伤兵无人管,上千匹的牲口大部打死在外壕,饥饿的蒋军士兵,用刀割马肉充饥,这一副山穷水尽的惨相,他悲不能抑,竟坐在掩蔽部里不时地掩面饮泣。他的参谋长梁岱,在浍河南岸溃败时,曾被解放军俘虏过。梁岱当时冒称军部的书记官,解放军就把他放了。释放时给他一封劝降书,要他交给熊绶春。熊绶春不接受投降,指望凭杨围子四周的开阔地进行顽抗,坚持到援军的到来。

周希汉采用了“壕沟战术“。即在场围子东面、北面、西面挖了许多条交通壕,逐日向杨围子逼近。

1948年12月11日,周希汉指挥的部队在杨围子周围挖成了连接贯彻的交通沟网,把熊绶春的14军围在中间动也不能动了。

12月11日下午4时,对杨围子的进攻开始了。解放军上百门榴弹炮、野炮、山炮、迫击炮的炮弹,就像下雨似地落入国民党军前沿阵地和纵深阵地,整个杨围子成了一片浓烟火海。随着硝烟,解放军突击队发起冲击。

前后不过十几分钟,杨围子阵地就被解放军全部占领。

图片 4

周希汉率十旅西攻砀山,东斩津浦,阻敌北上,滞敌东援,首克李围子,继克沈庄,再克杨围子,连战连捷。

12月13日,进攻黄维兵团东北方向最后据点杨文学庄。黄维对所部下了死命令:“战则生,退则死“。周希汉所部进攻失利,伤亡严重。陈赓前来督战,与周希汉言:“你别难过,这一战打完了,损失多少我给你补多少?“周希汉以手附陈赓耳曰:“不必,我还有一个十旅呢。“原来,周希汉于豫西第十旅留守处和教导队埋伏了数千军,以备关键时刻用。陈赓大喜,挥拳击其胸:“你这小子!“周希汉终克杨文学庄,黄维兵团被歼。

周希汉晚年常说:“黄维虽不是我旅捉的,但他是被老子打垮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必发娱乐官网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二野虎将周希汉,解放战争中共毙俘国民党将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