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更喜欢哪个儿子必发娱乐官网:?蒋经国

社会上有一种说法,蒋介石与蒋纬国关系并不好,蒋纬国在蒋介石心中的地位,远不如哥哥蒋经 国。这种说法的流行由来已久,但是对之要具体分析,事实上在早期的蒋介石日记中,情况正好相反,无论是记述的篇幅,还是记述的文字中流露出的感情,都体现 了蒋介石对于蒋纬国的深厚感情,而其父子之间的留恋与默契,在对蒋经国的记载中是看不到的,此时蒋纬国是蒋介石的掌上明珠。

必发娱乐官网 1

蒋纬国生于1916年,幼年的他聪明可爱,在蒋介石早期的日记中,他没有提及蒋纬国的出生,却用大量篇幅描绘对蒋纬国思念、教育以及与之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的快乐时光。1919年6月2日他写道:“下午接洁如(即陈洁如)信,知冶诚(即姚冶诚,蒋纬国养母)、纬国已到漳,不住鼓浪屿,徒劳跋涉,心滋烦闷。” 同年7月14日他在日记中写道:“纬儿狡慢,问训一次,事后心甚不忍,恋爱无已。”显然蒋纬国的聪明与淘气使他又喜欢有时又无奈,显示了一个父亲面对调皮 的爱子的复杂感情,这给蒋介石带来了很大的乐趣。同样的,他也有平凡父亲的烦恼。同年8月18日,蒋纬国生病,他表现得极为担忧,“纬儿寒热未退,心甚忧 虑”。而9月7日蒋纬国因为玩弄点痣药水,“涂染手股,股上起泡,心甚悲怜,而恨其母冶诚看顾不周也。移时稍瘥,心方安”。眷恋疼爱的心情,没有一点的遮 拦,表现无余,并因此迁怒蒋纬国的养母、他的妾姚冶诚,这在蒋介石的日记中并不多见。

此时的蒋介石对自己年轻时的荒唐行径已经萌生了极大的痛悔,因为早年生活上的不够检点,他正在遭受病痛的折磨,这促使他在远离女色方面下定决心,也使他更加 留恋家庭的温馨。1919年10月5日他在日记中写道:“昔以为以色生情,亦以情生色之人自居,故见女色无不爱,由爱而贪,因贪而乱,因乱而憎,因憎而 疏,因疏而怨,因怨而悔恨、嫌恶无不生也。自问为我所爱、所贪亦在所得者几何,由爱而贪,以之而憎而乱而疏而怨,竞以此断绝放弃怨恨者又几何。其有始终如 一,结果圆满,无所沾污者又几何,其有以爱合以礼离而毫无悔恨,见轻者又几何,自有智觉以至于今十七八年之罪恶,吾以为已无能屈指,诚所谓决东海之水无以 涤吾过矣,吾能自醒自新,而不自蹈覆辙乎?噫,空即是色之语,吾今悟乎,自勉以观后效之何如也。”作为一个性情中人,一个有朝气的年轻人,多情善感,无可 厚非,但是过度沉迷于隋色之中,则要付出代价,蒋介石此时已经悟到这一点,明了了色就是空,空就是色,这是他对人生哲理的痛悟,到1920年2月底他已经 明白表达了戒除色欲的决心,“一生愧悔之事,惟色欲。戒去色欲”。

必发娱乐官网 2

由于他的小妾 姚冶诚与蒋母关系不好,使极为孝顺母亲的蒋介石两面为难,他内心十分矛盾,他认为姚冶诚不够贤良,但是对打发她走则心存矛盾,因为姚冶诚是蒋纬国的养母, 如果姚冶诚离去,蒋纬国怎么办呢?“处置冶诚事离合两难,再三踌躇率无良法,乃决以暂留分住以观其变,如果脱离,一则纬儿无人养育,恐其常起思母之心,令 人难堪,一则恐其终不能离也。”6月25日姚冶诚写信给蒋介石,表达了坚决离去的决心,让蒋介石很受刺激。考虑到对蒋纬国的养育问题,他对姚冶诚的“狠心 ”表示了极大的不满,“其离退之心坚不可动,凶狠如此,是诚男子之所不能为者。脱离固不可免,纬儿养育问题,其将何以解决耶,悲伤极矣”。为了避免与姚冶 诚发生正面冲突,28日他离开上海游览普渡。离家在外期间,他在日记中不停地记载对蒋纬国的思念、留恋,如1921年1月21日他写道:“纬儿咳嗽,已有 一星期,今日稍剧,夜间发热,颇为忧惧也。”值得注意的是,在日记中蒋介石从来没有提及蒋纬国的身世,从行文中看俨然就是他的亲生儿子。

与蒋纬国相比,他在早年日记中对蒋经国的记述很少,这倒不是因为他对蒋经国缺乏父子之情,而是受到与毛氏不幸的婚姻关系很大的影响,这是他早年很少提到这个 儿子最为重要的原因,他在对蒋经国的直接教育、抚养上关注得很少。如他在1921年5月4日日记中记载:“人类以爱敬相尚况乎家族之间,我待毛氏太过,自 知非礼,但一见心狠,不能忍耐,如中国习惯不以离婚为丑事,则今日彼此之痛苦皆可免除,可增进天上之幸福,今乃不然,徒使彼此受累。”而这种关系一直在恶 化,1921年6月9日他在日记中记载:“见毛氏而心惊,见其亲戚心尤不快也。”这种感情带累他对毛氏直接抚养的蒋经国。

蒋经国1910年4月27日出生于浙江奉化,1916年进入溪口武岭学校学习,1921年蒋介石将他带到上海。与早年对蒋纬国的眷恋相比,蒋介石对经国的感情要冷淡、复杂得多。因为与毛氏关系不好,他对这母子爱搭不理,但是有时也因此感到内疚,1919年4月8日他在日记中记载了送毛氏与蒋经国从上海返回老家时候的复杂心情,“妻子今日回里,于吾心实有疚,然夫妇之不如意,亦无可如何”。但是他们的关系有时也出现一点缓和,这就会在日记中体现出来,他也曾流 露出对于母子的思念、愧疚,如1919年6月14日,他在日记中就表露了类似的感情,“母子已由漳州到寓,畅快已极”。从早期日记中可以看出,蒋 介石是一位性格很不稳定的人,时而大喜,时而大怒,他也会在事后痛悔自己的行为。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感情极不稳定的情况,有所好转,而且他更加看重亲 情了,对蒋经国和毛福梅也有关爱的表示。据日记中记载,1926年2月13日下午,他陪同母子等往游鱼珠炮台,一直玩到下午五时许。当然这与对蒋纬国连篇累牍的记载相比要平淡得多,但是因为没有进发的激情,他对蒋经国的记载也更加真实、可靠、可贵。

1921 年9月3日,蒋介石离开老家前往南方,他与蒋纬国依依惜别,幼年的蒋纬国不肯让父亲离去,让蒋介石很痛心,“纬儿始则依依不放,必欲与我同行,继则大哭, 大叫爹爹,用力经绕我身,不肯放松,终为其母强阻拉放,及乎出门,独在门首发不愿舍之声,此儿眼慧逼人,年长尤觉亲亲可爱也”。在依依不舍中,蒋介石推开 纬国,强行离开了家。一人在船上独行,让孤身在外的他更加思念在家的蒋纬国,他在日记中再次显露出了性格中的脆弱,“近日甚想纬儿,恨不能与其同行耳”。 1921年11月28日他在日记中表达了他与经、纬的复杂感情,他深沉地写道:“纬儿可爱,经儿可怜,思之沉闷。”

必发娱乐官网 3

1922 年1月虽然国内的时局还是动荡不定,但这对于喜爱游山玩水的蒋介石来说,并不能阻碍他抓紧时机去游玩,蒋介石很留恋故乡的山水,浙江奉化迷人的风光让他流 连忘返,但他在这种时候,仍然不忘表露一下他那多愁善感的个性,“时局多故,内容复杂,言之抑郁伤悲,慨叹无已”。他母亲去世不久,他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 从母亲去世的伤感中解脱出来,“又想家庭状况,母亲逝世不能在家与儿孙辈度岁,以后可怜我的无人了,爱惜经纬的人亦少了一个,从此我永不能再在家中与我母 亲见面度岁尽些孝道,思之更觉苦痛,晚写纬儿信”。为了走出痛苦,蒋介石表现出对亲情的特别的留恋,一方面他决心与自己旧时的放荡生活告别,另一方面蒋介 石更加珍惜与经国和纬国的父子亲情。

因受封建家庭传统教育影响,他一直对于亲情 和母爱特别敏感,他特别孝敬母亲,对于儿时的生活特别留恋。而蒋纬国则让他想起儿时的自己。1922年5月3日,“七时起床,上午约同冯竺二君重游法华奄 祖山,旧地重游,触目兴感。吾游此山之第一次即祖父领我前往,跳跃放浪,无异今日之纬儿,降山途中,竟至颠倒,右额添血甚多。祖父痛惜医治者即此山也。吾 父丧后,吾母望吾成人,时教儿登山管理。五舅父领吾上山,在途中口渴,采枇杷以止渴者,亦即此兴隆庙头之小亭傍也。今日吾祖吾父吾母皆已去,而吾领纬儿往 游,不禁起今昔无穷之感矣”。经常带蒋纬国外出,并见景生情想起儿时舅父带自己上山的情景,使他感受到一个成年人应该享受的天伦之乐。24日他又带“经、 纬两儿及竺甥摄影,乘汽车游行郊外,晚与静公谈天,同纬儿往天蟾舞台看戏”。这次他带上了蒋经国,但是最后看戏则只带了蒋纬国一个去。

不仅带蒋纬国游玩,对于他的教育,蒋介石也不放松,他经常亲自为蒋纬国挑选书籍,他在日记中经常记载为蒋纬国买书、教他读书等情景,这在日记中与一同出去游 览的事同时出现,可以看出他对蒋纬国非同一般的感情。1923年2月14日“下午与纬儿外出购物,晚课儿读书,九时睡。15日上午整书,下午人浴祭祖,陪 纬儿外出游览,晚在家度旧岁,课儿书”。1923年2月21日“课儿”,即为蒋纬国讲解书,教授书上的知识等。

对 于他的长子,他有时也会想起,1923年他在日记中再次提到了蒋经国,2月23日“经儿由家赴沪上学”。2月底“致果夫与经儿函,课儿外出游玩,晚令纬儿 放花筒”。3月10日他在日记中记载“近日经儿学问颇有进步,心颇自慰”。虽然与对蒋纬国的记载连篇累牍相比要简略得多,但是廖廖数语也表达了一个父亲对 儿子的眷恋。3月10日“检书,示经儿”。

3月28日他日记的重心再次转向了蒋纬国,“下午在家课纬儿,出外十日,纬儿品学皆有长进,心甚喜也”。29日“上午为纬儿订影本五册”。30日“上午定纬儿课程表”。4月3日“上午往母墓 植树,下午在学校种树,晚课纬儿”。幼年的蒋纬国聪明伶俐,接受能力很强,让蒋介石非常满意。

1923 年8月15日在接到孙中山的信后,他准备启程前往广东,但是在日记中又表露了对两个儿子的留恋,“今日对两儿及家事视发依恋,不忍舍之心甚,且暗地吞泪 ”。但尽管恋恋不舍,还是起程了,8月17日在船上他再次表露思念蒋纬国,“昨日与玄庐、登云、太雷同行,船中颇不寂寞,风平浪静,又为乐事,惟时念纬儿而已”。

必发娱乐官网 4

从蒋介石的早期日记中我们可以看出,蒋介石对蒋经国和蒋纬国是有很深的 感情的,特别是对蒋纬国的感情更加深厚,虽然现在已经有很多证据证明蒋纬国是他的养子,但是他在日记中却从未流露出,相反,从对蒋纬国记载的篇幅来看,蒋介石是将蒋纬国看作亲生儿子的,甚至可以说超过了一般的父子亲情,他不仅亲自给纬国买书,对他亲自教育,在旅途中或是在家乡,时时刻刻想到的正是这个儿 子。

与蒋纬国相比,蒋介石对蒋经国的感情是有些不同,在经国幼年的时候,由于他 与毛氏的感情不好,也带累到了这个儿子,对他比较冷淡,后来他将蒋经国带到上海,并送往苏联读书。正是这个事情彻底改变了他对蒋经国的态度,他甚至主观地 认为,正是由于蒋经国后来被困在苏联做人质,才使他能够在1927年中得以平安,这个儿子对他来说,政治上的帮助很大。1935年2月16日他在日记中写 道:“近日当思塞翁失马之格语,乃本周思经儿赴俄虽归来无期,然实救我国家与救我生命之最大关键,若当时鲍尔庭共匪等如不恃我有子在俄,不惧我反俄除共之 心理,则彼獠不在粤杀我,亦必于十五年冬在汉致我死命矣。”晚年他对于两个儿子的态度是相近的,1935年8月9日他在日记中写道:“近日时梦二子。 ”1937年4月蒋经国从俄国返回南京,“一别十二年骨肉重聚不足为异,而对先妣之灵似可告慰”。此时蒋介石对蒋经国更加看重,对于蒋经国的回国,他还要告慰他死去的母亲,因为他深知自己身上肩负的家族的使命。

作为一个父亲,我们对之的评价可能要简单一些。在日记中蒋介石表现出了浓厚的父爱,无论是对蒋经国还是对蒋纬国, 他的关爱和思念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与日俱增。但是对两个儿子的厚与薄,则呈现着不规则的变化,早年对纬国,他表现出极度的眷恋,部分是因为蒋纬国是个聪明 可爱的孩子,深得蒋介石欢心,部分是因为此时的他在经受着迷途归返时的怅惘,由于后悔早年的荒唐行为,他已经决定远离旧生活,开始享受新生活中的天伦之 乐,而蒋纬国正好处于他变化后的生活中的核心。由于他受新旧生活观念的共同作用影响,他对毛氏和蒋经国的态度是很矛盾的。但是世易时移,随着时光的流逝, 传统的血统至上的观念再次主宰他的心灵,他对蒋经国从冷淡到思念,感情也越来越深厚了。由于在抗日战争中,毛氏在日本人对浙江奉化的轰炸中被炸死,蒋经国到奉化去处理后事,曾经写过一封信给他父亲,在信中他表达了他母亲的遗愿中对父亲的爱,并透露了他母亲曾经为解除蒋介石的灾难,自愿接受上天的惩罚的毒誓,这让相信报应说的蒋介石有很深的触动,在蒋介石日记中,他特意收藏了这封信,也透露了某种思想转变的迹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必发娱乐官网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蒋介石更喜欢哪个儿子必发娱乐官网:?蒋经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