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会做人而为人称道的杜月笙,为何却将自己老

因为沈家女儿长得实在漂亮,就经常有地痞流氓来滋事,白吃白喝也就算了,趁乱总沈月英在她屁股上拧几下,之后又得寸进尺,晚上赖在小吃店不肯走,扬言要沈月英陪他睡觉。

问:以会做人而为人称道的杜月笙,为何却将自己老婆幽禁十年?

图片 1

图片 2

沈月英没见过这阵势,又不敢得罪,一到晚上就心惊胆战。这帮无赖吃定沈月英软弱好欺,私下商定之后就决定动手。这是秋后的一天晚上,夜凉如水,月英要关小吃店店门时,几个家伙仍然不肯走。僵持不下,几个家伙上门板的上门板,吹灯的吹灯,要借宿在小吃店。沈氏母女一时气急,一边哭喊一边与他们厮打。杜月笙正好从此地经过,看到几个小流氓在欺负姑娘,一时怒火中烧。虽说自己势单力薄,可他还是卷起袖子就冲上前,照着几个家伙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流氓被打得晕头转向,发现杜月笙是孤身一人,就放下沈月英围住了他:“你是谁?想找死啊,坏了大爷的好事,要你命!”杜月笙狂吼一声:“吃了豹子胆了?告诉你小子,大爷我是黄金荣的人,不怕死的就尽管来。”一声“黄金荣”吓得几个流氓屁滚尿流,上海滩上混世界的人,谁不知流氓大亨黄金荣?惹上他的人那就是找死。几个家伙不敢恋战,连声叫“大爷”求饶。看着他们鼻青脸肿的模样,杜月笙觉得打也打够了,就放了他们。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图片 3

主要是风传沈月英和他的表弟有奸情。

(图)杜月笙(1888-1951),男,原名杜月生,后由章太炎建议,改名镛,号月笙

沈月英和杜月笙是糟糠之妻。

沈月英对杜月笙充满感激,两人在八仙桌边坐下隔灯相望。一个是身材高挑的青年,像白面小书生;一个是小巧玲珑的姑娘,像水蜜桃,当下互生爱慕之心。隔了一段日子,杜月笙便让沈月英把小吃店关了,介绍她到黄金荣家做一个烧烟泡的小丫头,专门侍候黄金荣和阿桂姐(黄金荣夫人林桂生)。让沈月英进入黄家门只是第一步,没多久,他将这个漂亮的水蜜桃一样的苏州姑娘娶进家门。还在阿桂姐的倾力支持下,杜月笙分得黄金荣名下的一家赌场,每年进项惊人。这沈月英也好生了得,与阿桂姐打得火热,还频出金点子,让杜月笙得到张啸林帮助,杀退青帮,稳固了大哥黄金荣势力的同时,又扩大了自己的地盘。仅几年时间,上海滩又一位流氓大亨横空出世。

杜月笙本来是黄金荣的手下,同黄金荣的太太林桂生关系很好。

沈月英做梦也没有想到,当年那个替她解围的小白脸,经过几年时间打拼,成了上海滩一个人物,踩一脚,这上海地面怕也要震一震。她这个烧烟泡的小丫头也成了名重一时的杜夫人,家中日进斗金,仆佣成群,一出门前呼后拥——这日子过得就像一个梦,她突然萌发一个念头,要衣锦还乡。 想当年她和母亲离乡时十分寒酸,差不多就是逃离,现在无论如何要回老家抖一抖威风,杜月笙满足了她的要求。

据说当年黄金荣太太林桂生得了无名之病,一说是抽烟片过度导致神经失调。

那是一个春天,一队人马先坐火车到苏州,有兄弟早安排了船只,一直送到南桥镇。油菜花盛开的田野上,长长的一队穿金戴银的队伍,把四乡八村的乡民看得目瞪口呆。沈月英旗袍钻戒,杜月笙长袍马褂,金丝边眼镜,据说仅八抬大轿就有十乘。最后渡过长泾河时,杜月笙说:“临到你家了,还要过河,怎么你回趟娘家要过这么多河啊。”沈月英笑着说:“苏州水多,水上桥多,就是这样。这里无桥,只能坐船,你在这里造座桥吧,来日也好方便我归娘家。”沈月英回眸一笑,杜月笙哪有不应之理。三个月后桥便造成,这座漂亮的水泥桥至今仍卧在流水之上。

这种问题不要说当年,就算现在也没好办法。

沈月英风光无限的日子没过多少天就陷入一片苦海。杜月笙一个接一个往家里娶姨太太,先是陈帼英,后是孙佩豪,有舞女也有歌女。当然少不了女戏子,很快,姚玉兰就进了门。到这时沈月英才发现,做流氓大亨的太太本无什么幸福可言。最可气的是,杜月笙每娶一房姨太太都假模假样地来向她征求意见:

当时谣传林桂生是遇鬼,只要年轻阳气重的小伙子守在床边,可以驱鬼。

“月英,为了家族兴旺发达,子孙满堂,我打算再娶一房……”

杜月笙本来只是跟进跟出的小流氓,此次正好被派来守着。

沈月英躺在烟榻上抽大烟,她本来就是个烧烟泡的小丫头,对鸦片有天然的爱好。这时候心情烦躁,整天就离不了大烟。她在晕晕乎乎中拉长着脸说:

杜月笙抓住了这个机会,表现的非常忠心,寸步不离。

“你娶多少姨太太是你的本事,有本事你成百上千地讨回来,关我啥事?”

结果林桂生的病真的就好了,黄金荣夫妻对杜月笙比较感激,开始重用。

杜月笙强忍不快,脸上堆着笑说:

当时太太林桂生有个贴身丫鬟叫做沈月英,长得不算漂亮,但按照上海人的说法是旺夫相。

“你是大太太,总得跟你通个气。”

林桂生将沈月英介绍给年轻的杜月笙,两人结婚。

沈月英扔掉烟枪,勃然大怒:

果然,婚后杜月笙一帆风顺,后来干脆脱离黄金荣自己组织了帮派,成为上海三大黑帮头目之一。杜月笙没什么文化,认为是沈月英旺夫,对她很感激。加上两人是贫贱夫妻,感情基础扎实,相处还是不错的。

“通你娘的头,自打你人模狗样地把我娶进家门,你什么时候在乎老娘?你要在乎老娘,娶也就娶了,还明目张胆让她们统统住在我隔壁。夜夜闹到夜半三更,这不是要活活气死老娘吗?”

但是,沈月英结婚多年没有生育,好不容易怀上一个还流产了。

说罢,便是一场号啕大哭,一头乱发披散下来,因为长期抽大烟的缘故,她面色焦黄,整个人骨瘦如柴。杜月笙厌恶地看了她一眼,起身离开时,暗暗地吐出两个字:

当时杜月笙认为是自己坏事做多了,出资在冶长泾造了一座石拱太平桥,作为自己的替身被千人踩万人踏。

“疯子。”

不过,沈月英还是没有生育。

图片 4

在那个年代,黑帮头子对于传人很重视,不可能没有儿子。

(图)杜月笙的原配夫人。江苏吴县(今苏州)冶长泾河南张华村人。

于是,杜月笙就借机娶了3房小妾,包括学生妹、戏剧名角、江南大美女。

沈月英真的要疯了,这天晚上杜月笙仿佛有意气她,就在隔壁房间与新娶来的小妾闹到半夜。听到门缝里传来一阵阵狎昵的浪笑,沈月英突然将烟枪扔出去,砸碎了穿衣镜,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其中四太太姚玉兰,就是京剧名角,同宋美龄也是朋友。

哭声引来表弟傅方林,傅方林伏下身子劝慰着:

这样一来,相貌平庸,文化不高又没见识的沈月英(关键是没孩子),自然被杜月笙丢在脑后,一两个月才去见她一次。

“表姐,表姐,你消消气好不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人这一辈子也就过去了。何况你享着荣华富贵,实在寂寞还有表弟我在身边呢,我来陪你说说话。”

沈月英是个中年贵妇,是个正常女人,也有生理需要。但杜月笙常年不和她见面,沈月英空虚之下就开始抽大烟(杜月笙也抽大烟)。

一番话说得沈月英感动不已,这个表弟一表人才,是她从老家带出来的。先是在杜公馆打杂,但他为人机灵、乖巧,很得杜月笙喜爱,不长时间就升任账房先生。沈月英又帮他娶了老婆,他老婆又给他生了儿子,他对沈月英更是感激不尽。

随后就是坊间传说了。

沈月英握着表弟的手,慢慢止住了哭泣,看着傅方林英俊的面孔就贴在她面前,她禁不住伸手抚摸着,一时又泪水涟涟:“方林,表姐在杜公馆的日子你可都看在眼里,姐姐只有你这个贴心人了。”傅方林握紧了她的手:“表姐,我一辈子记着你的好。”

沈月英非常无聊,就告诉杜月笙自己要学乐器解闷。杜月笙比较保守,不允许她出去学,也不允许陌生男教师来家教。沈月英向找女教师,但当时她住在杜月笙的老家,浦东乡下,上海的音乐女教师本来就很少,也不愿意去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

图片 5

无奈之下,找来找去,沈月英找到自己表弟(一说是表哥)。

(图)旧上海三大亨,杜月笙(左),张啸林(中),黄金荣(右)

由于都是自家亲戚,杜月笙就没有反对。

沈月英忽然心头滚过一阵热浪,像一口枯井冒出汩汩泉水,身体里的渴望让她再也不愿松开手,她低低地说:“方林,你不会像老爷那样讨厌我吧?”傅方林握着她的手说:“哪会,表姐,我最喜欢的人就是表姐。”沈月英笑了:“真的吗,方林?”傅方林点点头。沈月英突然说:“那今晚就留下来陪一陪表姐,表姐太寂寞了。”傅方林吓了一跳,脸涨得通红:“表姐,这,这个——这要是让杜老爷发现,那可不得了。”

表弟开始是每周来一次,后来是每天都来,教授沈月英弹钢琴。

沈月英咬牙切齿地说:“他夜夜在那边和小妾胡搞,要不就到外面嫖,从来不曾想过我的感受,我为何要替他着想?方林,是不是你也讨厌我?天地良心,姐姐对你是一片真心。你要是再嫌弃姐姐,我可只有死路一条。”沈月英说罢又欲痛哭,傅方林情急之下连忙劝道:“姐姐别哭泣……姐,现在不行啊,杜公馆人多嘴杂,反正来日方长。要不明晚,后晚,夜深人静时分,姐姐给我留个门。”沈月英满意地点点头。

据说表弟有一双巧手,白皙如女人的手,钢琴弹得非常好。

干柴遇到烈火,一旦烧起来就没有办法,烧到最后只能化成灰烬,两个人私通终于被新娶进门的姚玉兰发现。杜月笙的太太多为苏州人,只有姚玉兰一人是北方人,南方姨娘合起伙来对付她这个北方戏子,她早受够了气。抓到这么个把柄,哪能不告诉杜月笙呢?杜月笙闻听不动声色,上海滩黑老大想除掉这两个奸夫淫妇,那是小菜一碟。

同时,表弟还有上海男人特有的细致体贴,这对于沈月英就如同久旱后的甘霖。

本文由必发娱乐官网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以会做人而为人称道的杜月笙,为何却将自己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