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张闻天晚年在无锡的最后10个月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张闻天遭受了残酷迫害。1968年5月16日,张闻天被隔离审讯。1969年10月20日,张闻天被解除监护,并限3天之内离开北京,同月31日被遣送至广东肇庆。1972年4月开始,他多次向中央写信,要求回北京,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但送出的信件一直没有得到回音。1974年10月18日,张闻天在王震的鼓励下再次写信给毛泽东,在简要谈了思想情况后,说明现在除了“希望回到北京生活和养病”,“能有机会到各地参观学习外,没有其他要求了。”此信经王震转呈,10月底奉达正在湖南长沙的毛泽东案前。毛泽东阅后让身边人员签批:“到北京住,恐不合适,可另换一地方居住。”12月2日,张闻天随即提出以自己的家乡上海为养老地点。但是“四人帮”不能容忍张闻天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安居,故没有同意。1975年4月28日,张闻天正式向中央提出,如果上海不成,苏州或无锡也可。

图片 1

图片 2

张闻天曾任党中央总书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无论身居高位,还是身处逆境,他总是坚守着“真理在谁手里,就跟谁走”的人生信条。毛泽东曾赞叹:“洛甫这个同志是不争权的”,还称他为“开明君主”。

1975年8月16日,张闻天正式接到搬家去无锡的通知。经过短短几天紧张的准备之后,于8月23日离开肇庆抵广州,次日乘上广州——上海特快列车,25日晚,到达上海。在江苏省委组织部和无锡市委派车接应下,张闻天深夜到达无锡。同时来无锡的有夫人刘英、儿子虹生、养女小倩、两个孙女和厨师黄关祥。张闻天抵达无锡,先暂住太湖饭店小山二号房。

在1935年1月的遵义会议上,中共中央常委决定,由张闻天代替博古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就职后,纠正“左”倾军事路线错误,支持毛泽东的军事指挥,为确立毛泽东在红军和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实现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伟大历史转折作出了重要贡献。遵义会议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一定意义上也可以说,张闻天是促成遵义会议成功召开并使其落实的第一主角。

无锡,是地处沪宁线中段的一个中等城市,交通便利,工商业发达。张闻天对这个城市并不陌生。他曾不止一次到过无锡,青年时代的朋友中,就有好几位是无锡人。他曾经随“河海工程专门学校”的高班同学须恺到无锡北乡王庄须家度过暑假;在他创作的长篇小说《旅途》中有多处对无锡的直接描写;参加革命以后,秦邦宪、刘群先、严朴、孙冶方等无锡籍著名党史人物都先后和张闻天有过工作关系。

“干部是人民的公仆,公仆对人民只有奉献的义务,没有索取的权利。”这是张闻天一贯奉行的原则。他对任人唯亲及裙带风等深恶痛绝。他不止一次地告诫子女:“中国经历了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封建主义的思想文化根深蒂固,前人的亡灵也会在后人身上发生作用。你们千万不要卷入到这股歪风中来。”

理论贡献

张闻天早年投身革命,在白色恐怖的反动统治年代,长期与子女、亲属分离。建国后,由于工作繁忙,以及后来的坎坷遭遇,和亲属、子女也无法正常往来。一直到1975年8月,张闻天到无锡定居后,才与家人团聚一起。对待亲属和子女,他认真教育、严格要求。

1975年9月1日,张闻天一家搬进市区汤巷45号。他稍作休整,即继续进行社会主义基本理论的研究。

1957年,党中央第一次发出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张闻天与夫人刘英商量后,送独生子张虹生去了河北茶淀农场劳动。1959年茶淀农场撤销,虹生获准报考大学。虹生请求当时担任外交部第一副部长的父亲给外交学院打一下招呼,以便录取时照顾。父亲不但不肯,反而对他说:“你有本事就去考,没本事别去上。”后来,虹生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考入了北京师范学院。

9月上旬,外甥马文奇从上海来探望,带来帮他抄好的《论我国无产阶级专政下有关阶级和阶级斗争的一些问题》一文,他立即校阅、改定。后来,张闻天在经济研究所写下的政治经济学笔记和文稿托人由北京带来无锡。他又将笔记、文稿逐一校对,一一标上写作日期和序号。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他说如果有一个懂政治经济学的文字秘书,就可以写出更多东西来。他希望他的文稿终有一天能发表,能在哪次会上谈谈。

1962年,张闻天再次送虹生到新疆建设兵团锻炼。由于生活条件艰苦,劳动强度大,虹生患了肝炎,久久不能痊愈。同事催他给父母写信,要求回京治疗,可是张闻天却没有同意。父亲在回信中说:“你不要老是以干部子弟自居,有一点病就想往大城市跑,新疆有几十万人民群众在那里工作和生活,他们生了病不都是就地治疗吗?为什么你就不能就地治疗呀?”张闻天随信还寄去100元钱,要求虹生在新疆安心养病。在张闻天的严格要求和鼓励下,张虹生在新疆整整工作了15年。

张闻天在无锡最主要的理论贡献,是他重新修改、增补定稿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政治和经济》一文。

张闻天生活简朴,常以一般群众的生活水平要求自己,使周围同志深受感动。他穿着简朴,内外衣全是旧的。在无锡期间,春秋季节穿着一件深灰色涤卡两用衫;夏天则穿普通的布料衬衣;冬天穿一件中式棉袄。一条棉裤已有好几个补丁,外出时加一件旧得发黄的呢大衣,这还是他任驻苏大使时添置的,已经穿了20多年。两条衬裤已经破旧,补了又补。冬天,他戴一顶帽子,不知用了多少年,帽檐已折断下垂。平时,他和警卫员一同外出,不认识他的人,都以为他是警卫员家乡来的穷亲戚。

图片 3

张闻天刚到无锡时,理发是在饭店,后来为了减少用车,他决定在附近街上的理发店理发。警卫员考虑他年龄大、身体条件差,理发排队时间长受不了,便事先到理发店给他联系了一个技术较好的师傅,让他待张闻天一到就理。有一次,“开后门”的事被张闻天发现了,他严肃地对警卫员说:“我也是普通一员嘛!不能搞特殊化,人家排队,我们也应该排队。”从此以后,他和其他顾客一样排队,毫不含糊。

1976年3月,张闻天、刘英夫妇在鼋头渚与警卫、医务人员合影

1975年11月2日,张闻天病情严重,被送进医院抢救。有关部门请来上海、南京、苏州等地的医学专家会诊。张闻天却认为,只要诊断明确了,治疗都是一样的,今后不要兴师动众。他要求把医疗队撤掉:“我没有什么贡献,这样做,对不起党和国家。”

张闻天在无锡对这一文稿的修改至少有两遍。在全文40页的稿纸中,完全在无锡修改增补的达18页,约占全文的一半篇幅。修改稿首页右上角记载着从事这一工作的时间1975年9月16日。张闻天在无锡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的政治和经济》一文的修改增补,使这篇理论著作更为全面。这篇文稿,可以说是张闻天运用马克思主义对我国建国后20多年来在根本指导方针问题上的理论总结。由于张闻天的疾病日趋严重,后来他已没有精力再写作长篇系统的论文。因此,在无锡修改增补的这篇文稿,也就成为他留下的研究社会主义基本理论的最后篇章。

1976年4月,张闻天意识到将不久于人世。他把夫人刘英叫到身边说:“我不行了。别的倒没什么,只是这十几年没有为党工作,深感遗憾。”他一再重复:“我死后,替我把补发给我的工资和解冻的存款全部交给党,作为我最后一次的党费。”为此,他还和刘英写了合约:二人的存款,死后交给党,作为二人最后的党费。

严于律已

张闻天到无锡后常说,“我们算加入无锡籍了,也是无锡人啦,不过有个原则,我们不搞特殊化,没有什么特殊要求。”

张闻天生活简朴,常以一般群众的生活水平衡量自己,使周围同志深受感动。他穿着简单,内外服装几乎全是旧的,不少还打着补丁。平时和警卫员周福涛一同外出,有人还以为是周福涛家乡来的亲戚。他饮食一般,以素为主,医务人员建议要增加营养,他却经常关照黄关祥:“目前市场上买菜比较紧张,不要为我天天备好菜,只要一般伙食就可以了。”江南的住房一般没有暖气设备,工作人员反映要再换好一点的房子,他总是说:“不用啦,这样的生活踏实些,我比普通居民已优越得多了。”组织规定保证用车,但他从不多用,外出常步行,有时甚至还乘公共汽车。乘公共汽车时,他常被挤得东倒西歪,警卫人员专门向他提意见,不让他乘,但张闻天却说:“如果不乘公共汽车,哪里知道公共汽车的味道,群众的甘苦?”即使用小车外出,也决不让小孩“顺便”享受。

为了治疗需要,领导上要李鹤强医生写一份申请贵重药品的报告,张闻天知道后,不安地对李鹤强说:“目前的医疗条件已经不错了,不能搞特殊嘛!”每次换用新药时,他总是问医务人员“这药贵不贵?”中医处方上开了点人参,他如数交款。冬天来临,李鹤强为他装了一只取暖电炉,到医院领了一副闸刀开关。他知道后,第二天叫黄关祥按原样买了一副送医院。他房钱、水电费按时交纳,就是来无锡安家时配备的一些零星用品,都一一作价付钱。

图片 4

张闻天早年投身革命,在白色恐怖的反动统治年代,和分离的子女、亲属连通讯往来都不可能。建国后,由于工作繁忙,以及后来的坎坷遭遇,和亲属、子女也无法正常往来。自从张闻天定居无锡后,和亲属子女往来、通信频繁起来了,这给张闻天晚年生活带来了了丝温暖,但张闻天从来也没有放弃对亲属和子女的认真教育、严格要求。他认为“革命者的后代应该像人民一样地生活”。

1962年,张闻天夫妇支持唯一的儿子张虹生响应党的号召,报名去新疆军垦农场务农。张闻天到无锡后,周围同志从张闻天年老状况考虑,都劝他是否让虹生调回身边,省委组织部的干部袁永谦也表示可以帮助办理。但张闻天表示,这里已有同志照顾,调回身边没必要。

张闻天来锡后,养女小倩进无锡师范学校读书。按当时政策,小倩毕业后可留在城里工作。但1975年底,小倩还没毕业。张闻天和刘英商量后,就郑重地给市委打报告,要求把小倩送到农村到头落户。张闻天从不允许亲属中以他的名义走后门,搞特殊。他常说:“不要说我没有后门,就是有后门我也不开!”1976年1月,弟弟振平的儿子来信,要求进滑翔学校,请求想办法。张闻天2月2日在给振平弟的信中定、写道:“请转告他,我们现在对外面事情知道很少,根本无办法可想。要他好好学习和劳动,毕业后由学校分配工作。不论学工、学农,只要好好干都有出路。要不怕苦,不怕累,多多锻炼,成为革命事业的红色接班人!”

张闻天在无锡的10个月,可以说每天都是在同疾病的斗争中度过的。由于遭受长期迫害和得不到应有治疗,他患有高冠心病(心绞痛、心律失常、慢性心律衰竭Ⅲ级、反复发作急肺水肿);慢性肾功能不作全(肾动脉硬化)(轻度);肺部感染;尿路感染;肛门狭窄,便秘;胃肠功能紊乱;慢性支气管炎;肥大性脊柱炎;左上肺陈旧性肺结核(部分硬结);老年性白内障等多种疾病。先后7次发病,均经全力抢救脱险。他以革命的乐观精神对待个人的疾病和生死,使日夜护理在他身边的医务人员深为感动。

本文由必发娱乐官网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揭秘:张闻天晚年在无锡的最后10个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