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守珪】张守珪子女

张守珪生于山西平陆,是唐朝时期名将,他长得高大魁伟、仪表堂堂,为人豪爽仗义,颇受他人赏识。张守珪戎马半生,从一个普通士兵成长为威震一方的名将,曾多次和突厥、吐蕃、契丹等少数民族交战,为大唐立下汗马功劳,为开元盛世的开创做出了贡献。他历任辅国大将军、右羽林大将军、幽州节度使、括州刺史等职,封爵南阳郡开国公,著有《贺破突厥状》等作品。公元740年,张守珪逝世,追赠凉州都督。人物生平 少年得志 张守珪是陕州河北人。自幼天资聪颖,生得高大魁伟,仪表俊堂,又性格豪爽大气,善奔骑精猎射。开元初,以平乐府别将跟随郭虔瓘驻守北庭。突厥入侵轮台,张守珪奉命领兵援救,在半路上与敌军相遇,其身先士卒,奋力苦战,杀敌千余人,生擒敌军统领一人。 因功升迁 开元初,突厥又犯北庭,郭虔瑾派张守珪抄小道入京奏事,张守珪向朝廷上书,面陈利害,自请领兵,从蒲昌、轮台两翼进攻。突厥战败,张守珪因功特加游击将军,又转为幽州良社府任果毅,张守珪高大魁伟,仪表俊堂,又性格豪爽大气,善奔骑精猎射。受到幽州刺史卢齐卿的敬重。卢齐卿经常与张守珪共坐,并把子孙都托附给张守珪。张守珪后又累积战功升为左金吾员外将军、建康军使。 累败吐蕃 开元十五年,吐蕃进掠河西地区,攻陷瓜州,王君毚被杀,河西形势不稳。为了扭转战局,抵御吐蕃入侵,玄宗调张守珪为瓜州刺史,兼墨离军使。 张守珪接到任命后带少数亲兵往瓜州上任,时值吐蕃军队撤离不久,瓜州城劫掠之余残破不堪,而吐蕃又随时可能卷土重来,形势非常严峻。时不我待,张守珪马上组织留存的军民修筑州城,但刚把修城用的板堞立好,吐蕃军队突然驰临城下。城中军民见状,相顾失色,仓猝临敌,均无斗志。但张守珪却非常冷静,他先布置军民固守,之后命人在城上摆酒席,歌舞作乐,会集将士饮宴。这时吐蕃已把瓜州城团团围住,见城上唐军饮酒作乐,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一时摸不着头脑,迟疑观望半晌,不敢贸然攻城而退。张守珪在城上见吐蕃退去,立刻命军士追击,此时吐蕃兵并无斗志,大败逃奔。张守珪修复官舍,收集流亡的人,使他们恢复旧业。此战后,张守珪因功加封银青光禄大夫、左领卫率。朝廷为了加强对吐蕃的防御,又特置瓜州都督府,以张守珪为都督。 开元十六年秋,吐蕃大将悉末朗领兵进攻瓜州,被张守珪所败。战后张守珪被封为右羽林将军、兼鄯州都督、持节陇右经略节度使。 开元十七年三月,为了打击吐蕃,瓜州都督张守珪与沙州刺史贾师顺各率所部兵马向吐番大同军发起突然袭击。由于行动突然,吐蕃军毫无防范,唐军大获全胜。 开元十八年,吐蕃遣使致书求和。 平定契丹 开元二十一年,玄宗遂下令进调张守珪移镇幽州,迁任幽州长史、兼御史中丞、营州都督、河北节度副大使,不久又加河北采访处置使。当时活动于幽州东北部的契丹、奚势力强大,尤其契丹牙官可突干有勇有谋,经常侵唐边境,以前幽州长史赵含章、薛楚玉等人,对可突干的进攻都无能为力。张守珪到任后,整顿军政,激励将士,伺机主动出击契丹,频频取得胜利。 开元二十二年,契丹首领屈剌与可突干对张守珪非常害怕,他们感到在战场上取胜无望,于是改变策略遣使诈降,以求一逞。但他们的计谋被张守珪识破,张守珪将计就计派部将王悔去屈剌营帐商量受降事宜。屈剌并无降意,想牵引突厥并杀死王悔。王悔早有警惕,时值契丹另一首领李过折与可突干争权成隙,王悔利用矛盾,劝诱李过折斩屈剌和可突干。之后,王悔率李过折及契丹余部归降唐朝。张守珪受降后,率军北出至紫蒙川检阅军队,宴赏将士,并将屈剌、可突干的首级送往东都,悬挂在天津桥的南门。 功勋卓著 开元二十三年张守珪奉命亲往东都献捷,被以“藉田”吉礼会见结束后,还下令准许臣民会聚饮酒为乐,并让张守珪回宗庙饮酒庆功祝捷。玄宗亲自赋诗推崇偏爱他,被封为辅国大将军,右羽林大将军兼御史大夫,并赐予金银彩绸等奖赏。他的两个儿子因此授予官职,并在幽州为张守珪立碑记功。 晚节不保 开元二十六年部将赵堪、白真陁罗等人假借张守珪之名,令平卢军使乌知义率领骑兵截击反叛的奚人于湟水之北,结果唐军先胜后败。张守珪隐瞒败绩而谎报大捷,事实泄漏后玄宗派遣内常侍牛仙童前往幽州查考实情。张守珪用重金厚礼赂贿牛仙童,牛仙童于是也表示张守珪确是大捷,又逼迫白真陁罗自杀。开元二十七年,牛仙童因为受赃一事被人发觉,张守珪以旧功减罪,被贬为括州刺史。 开元二十八年五月六日,张守珪在括州官舍去世,享年五十七岁。赠凉州都督。同年葬于洛阳北邙山。张守珪子女 儿子张献诚:唐朝中期藩镇、将领,宝应元年,举兵降唐,累官左威卫大将军、检校户部尚书、知尚书省事,封邓国公。于公元767年病逝,年四十六,追赠太子太师、御史大夫。张献诚为人“有机略”,善于随机应变。宋祁评价他:“始,献诚喜功名,为政宽裕,有机略,随方制变,而简廉不逮于父。” 养子张献通:官至朝散大夫、殿中丞。张守珪与安禄山 公元732年,张守珪担任幽州节度,当时安禄山偷羊被他抓到,张守珪准备将其乱棍打死,但安禄山高声呼喊:“您不想灭掉两个蕃族吗?为什么要打死我?”张守珪见他长得白胖白胖的,竟然说出此番豪言壮语,于是下令放了他,有命令他和同乡史思明一起抓活俘虏,只要在限定时间内抓到足够数量的活俘虏,就将安禄山提拔为偏将。虽然安禄山一直被人说过于肥胖,但打起战来还是很勇猛的,他曾因为张守珪嫌弃他肥胖儿不敢多吃食物,最终,张守珪将安禄山收为养子。张九龄阻止张守珪拜相 张守珪为大唐立下了汗马功劳,威震四方、稳定局势,功勋卓越,唐玄宗准备封他为宰相以作奖赏。不过,唐玄宗此举却遭到张九龄的反对,玄宗不甘心于是想用“假以其名而不使任其职”的方式,但张九龄却说:“张守珪破契丹,皇上就升他为宰相,如果他又把奚、厥都灭了,皇上要如何奖赏他呢?”唐玄宗于是作罢。 虽然,张守珪没能当上宰相,但他的能力在皇上和群臣心中是被肯定的。人物评价 《旧唐书》称赞他是“立功边城,为世虎臣。” 《新唐书》和《旧唐书》记载瓜州当地百姓为纪念他的功绩“守珪以至诚感神,取材成堰,与夫耿恭拜井,有何异焉?”,更是给他刻石立碑。 唐代幽州刺史卢齐卿: “不十年,子当节度是州,为国重将,愿以子孙托,可僚属相期邪?” 唐代诗人高适的作品《宋中送族侄式颜》:“大夫击东胡,胡尘不敢起。”赞颂了张守珪征胡的丰功伟绩,称慕他被贬而志不馁。” 当地史记:“他是著名戍边将领,对开创唐王朝繁荣昌盛的‘开元之治’做出了较大的贡献。” 《诗词评说》:“唐代诗人贾至的《燕歌行》:“国之重镇惟幽都,东威九夷北制胡。五军精卒三十万,百战百胜擒单于。”对张守珪可谓推崇备至。”

张守珪(公元684年-740年),字元宝,唐代陕州河北人, 唐朝名将。他的一生是在战争中渡过的,长期戍边,戎马倥偬,从一名下级军官成长为威震一方的边帅。其主要事迹在唐中宗、睿宗和玄宗时期,由于战功卓越,累官至辅国大将军、右羽林大将军,赐南阳郡开国公。在唐玄宗李隆基统治期间,他多次与突厥、吐蕃、契丹等少数民族作战,是抵御北方入侵的著名戍边将领,且足智多谋、胆略过人、英勇善战、治军有方,立下赫赫战功,对开创唐朝繁荣昌盛的“开元之治”做出了较大的贡献。 少年得志 张守珪早年跟随父辈流落边塞,自幼天资聪颖,生得高大魁伟,仪表俊堂;又性格豪爽大气,充满正气义感,善奔骑精猎射。青年时期,他在郭虔瑾的部下任职,曾在北庭镇与突厥侵略者作战。有一次他奉命领兵援救,在半路上与敌军相遇,其身先士卒,奋力苦战,杀敌千余人,生擒敌军统领一人。因骁勇善战,颇为当地州府官吏的重视。 因功升迁 开元初,在瓜州平乐府任别将,后随从北庭都护府右饶卫将军郭虔瑾门下镇守北庭。当时吐蕃、突厥、契丹等部族屡犯北庭、瓜州一带,虔瑾派张守珪入京奏事,他向朝廷-,面陈利害,自请领兵,从蒲昌、轮台两翼进攻,又一次击败了突厥军的入侵,在每次战斗中由于发挥了独立作战的组织指挥才能而攻必克,因功特加济南将军。不久之后,他调往幽州良社府任果毅,受到幽州刺史卢齐卿的敬重。后又因战功升为左金吾员外将军、建康军使。 累败吐蕃 开元十五年,吐蕃进掠河西地区,攻陷瓜州。为了扭转战局,抵御吐蕃入侵,玄宗调张守珪为瓜州刺史,兼墨离军使。 张守珪接到任命后带少数亲兵往瓜州上任,时值吐蕃军队撤离不久,瓜州城劫掠之余残破不堪,而吐蕃又随时可能卷土重来,形势非常严峻。时不我待,张守珪马上组织留存的军民修筑州城,但刚把修城用的板堞立好,吐蕃军队突然驰临城下。城中军民见状,相顾失色,仓猝临敌,均无斗志。但张守珪却非常冷静,他先布置军民固守,之后命人在城上摆酒席,歌舞作乐,会集将士饮宴。这时吐蕃已把瓜州城团团围住,见城上唐军饮酒作乐,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一时摸不着头脑,迟疑观望半晌,不敢贸然攻城而退。张守珪在城上见吐蕃退去,立刻命军士追击,此时吐蕃兵并无斗志,大败逃奔。战后,张守珪因功加封银青光禄大夫、宣威将军、左领卫率。朝廷为了加强对吐蕃的防御,又特置瓜州都督府,以张守珪为都督。 开元十六年,吐蕃大将悉末朗领兵进攻唐瓜州,被张守珪所败。战后张守珪被封为右羽林将军、兼鄯州都督、持节陇右经略节度使。 开元十七年,为了打击吐蕃,瓜州都督张守珪与沙州刺史贾师顺各率所部兵马向吐番大同军发起突然袭击。由于行动突然,吐蕃军毫无防范,唐军大获全胜。 开元十八年,吐蕃遣使致书求和。 平定契丹 开元二十一年,玄宗遂下令进调张守珪移镇幽州,迁任幽州节度使。当时活动于幽州东北部的契丹、奚势力强大,尤其契丹牙官可突干有勇有谋,经常侵唐边境,以前幽州长史赵含章、薛楚玉等人,对可突干的进攻都无能为力。张守珪到任后,整顿军政,激励将士,伺机主动出击契丹,频频取得胜利。诏封张守珪兼御史中丞,营州都督,河北节度副大使及河北采访处置使。 开元二十二年,契丹首领屈剌与可突干对张守珪非常害怕,他们感到在战场上取胜无望,于是改变策略遣使诈降,以求一逞。但他们的计谋被张守珪识破,张守珪将计就计派部将王悔去屈剌营帐商量受降事宜。屈剌并无降意,想杀死王悔。王悔早有警惕,时值契丹另一首领李过折与可突干争权成隙,王悔利用矛盾,劝诱李过折斩屈剌和可突干。之后,王悔率李过折及契丹余部归降唐朝。张守珪受降后,率军北出至紫蒙川检阅军队,宴赏将士,并将屈剌、可突干的斩首送往东都,悬挂在天津桥的南门。 功勋卓著 开元二十三年张守珪奉命亲往东都献捷,被以“藉田”吉礼会见结束后,还下令准许臣民会聚饮酒为乐,并让张守珪回宗庙饮酒庆功祝捷。玄宗亲自赋诗推崇偏爱他,被封为辅国大将军,右羽林大将军兼御史大夫,并赐予金银彩绸等奖赏。他的两个儿子因此授予官职,并在幽州为张守珪立碑记功。 晚节不保 开元二十六年部将赵堪等人假借张守珪之名,令平卢军使乌知义截击契丹、奚余众于潢水之北,先胜后败。部将假传诏命导致了这次败绩,本以惨痛教训引以为鉴,重整军威,以利再战。但张守珪好大喜功,隐瞒败绩而谎报军情,事实泄漏后玄宗派遣内常侍牛仙童前往幽州查考实情。张守珪用重金厚礼赂贿皇上派来的使者,还-疏奏跟以前一样的实情辩解。后来牛仙童因为受赃一事被人发觉,张守珪以旧功减罪,被贬为括州刺史。 开元二十八年五月六日,在括州官舍去世,享年五十七岁。赠凉州都督。同年葬于洛阳北邙山。 长辈 曾祖:张迁,朝散大夫、金州长史。 祖父:张才,同州济北府折冲都尉。 父亲:张义福,京兆府常保府折冲都尉,赠蔚州刺史。 妻妾 陈尚仙。 兄弟 弟张守琦,左骁卫将军。 弟张守瑜,金吾将军。 子女 嗣子:张献通,朝散大夫、殿中丞。 子:张献诚,兴元节度使。 旁系宗亲 侄子:张献甫,弟弟张守琦之子,兴元节度使。 侄子:张献恭,弟弟张守瑜之子,兴元节度使。

本文由必发娱乐官网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守珪】张守珪子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