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中国的“中国情人节”

  6日是我国传统的七夕节,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乌丙安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认为,我们不应把我国最具浪漫色彩的传统节日贴上中国情人节等有异国色彩的标签,还七夕节最本真的元素才能更好地安放那份传承了2000多年的爱情。

  愿望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无论是保护传统文化,还是丰富恋人生活,都善意得不得了。可就是,这中国情人节过来过去,也没过出些许中国味来,真可谓迷失在中国的中国情人节。再说的直白一点,中国情人节只有中国之名,却无中国之实;中国情人节只不过是第二个圣瓦伦丁节罢了。

  其次是以感情为基石的婚姻。仙女下嫁放牛郎,典型的门不当,户不对,但织女一定是看上了牛郎的品质,爱上了这个凡人,所以这份以感情为基础的婚姻才能隔银河而不散。而现在一些年轻人择偶时却以房、车、金钱至上,向大款、富二代看齐,文明的进步没有理由削弱感情在婚姻家庭中的地位。

  世上本没有节,过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节。于是,有人便提出了何不在中国搞一个 中国情人节的建议。再加上,2006年5月20日,七夕节被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保护遗产,打着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旗号,设个 中国情人节,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如此一来,既丰富了恋人们、情人们的爱情生活,还响应了十七大报告中的弘扬传统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指导方针,可谓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七夕节传统元素的表达方式理应不断延伸。既然节日的商业化运作已经不可避免,那么就可以在社会和商家针对七夕的宣传或促销活动中,把节日的真谛加以正确引导,让人们了解这个节日,树立良好的爱情婚姻观念。乌丙安说。

  冯骥才大师也果然有品位、有文化。他说,七夕节是一个以牛郎织女的民间传说为载体,以爱情为主题,以女人为主角的节日。按照民间传说,七夕节表达的是已婚男女之间不离不弃白头偕老的情感,恪守双方对爱的承诺,不是表达婚前情人或恋人的情感,这是在不同人生阶段的两种感情,因此,他觉得应该称它为中国爱情节。而笔者要问的是,中国爱情节是不是就能起到弘扬传统文化之实、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实际作用呢?

  他说,鹊桥是七夕节中最有意义被物化的元素,如果每逢七夕,各地能够集中搭建一些新式鹊桥,或邀请模范夫妻走上鹊桥,讲述自己的爱情故事,或让情侣通过鹊桥甜蜜告白,类似方式可以让人们在体会传统的同时也加深对爱情的理解。

  当然不是。看一个节日是否应该设立,不在于它能有多少预期,而在于现实之中有多少可以支撑起这个节日的文化,以及文化承载体。圣瓦伦丁节有节日文化,也有一些承载体,比如玫瑰花、香水、钻戒、巧克力;我国古代也有农耕文明时代的爱情文化,比如着汉服、绣荷包、抛绣球,但是,如果将这些物件作一个市场大PK,就会发现,在所谓的中国情人节里,中国元素根本没有市场。既然没有市场,也就没有必要在情人节之前摆上中国二字了。

  此外,很多人认为七夕节缺乏特定的符号。乌丙安说,比起端午节的龙舟、粽子,春节的春联、中国结,由一个传说演变而来的七夕节好像的确没有特定的符号,但他建议可以把一些特定的活动演绎成符号。

  笔者不是反对设立 中国情人节。而是中国情人节设立的基础当是传统文化的复兴。当我们的家庭服饰也流行起汉服,正如日本那样流行穿着和服、如韩国那样穿着朝鲜族服饰,中国情人节才会有真正的市场,谈弘扬传统文化、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才会成为一种可能。

  首先是恋爱自由。牛郎织女相爱结婚,是自由结合,是对当时封建社会包办婚姻的抵抗,千年前自由恋爱观仍是当今社会所倡导的,这对当下一些替儿女婚姻大事做主的父母也是种提醒。

  天上的牛郎织女相见鹊桥;地下的亲密爱人忙着约会。以七夕的名义,和自己的情人来次约会,也就成了众多恋人在每个夏天的必修课。在这一天,恋人们吃巧克力、送收红玫瑰,甜蜜得不亦乐乎。可是,我们却惊奇地发现,在这个被称作中国情人节的节日里,鲜有中国元素可言忙来忙去,既宣传了异国他乡的恋爱文化,还营销了所谓西餐店、西方消费,基本与中国二字无关。

本文由必发娱乐官网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迷失在中国的“中国情人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